身體裡的一場遲暮之戰 - 第三章

in HIVE CN 中文社区last year

(以下為太太筆錄的分享,內裡的「我」為太太Tiffany)

每一餐,也得依賴「通便孖寶」:纖維藥丸 及 通便藥水的宿命......才能令我的身體「有出有入」;而這一粒「屎豆」,亦展開了我在灣仔律敦治醫院急症内科病房開始的中風復康住院生活,

入院至今已經超過六十天,...... 我經已有一段長日子,一直不能正常排尿;就算護士們用儀器檢查時,看到我的膀胱裡其實早已滿載尿液,但是我就是一點内急的知覺也沒有!

最初入院的階段,我日常要穿著成人紙尿片,可是穿了一整天,我連一滴尿也沒有~

當期時,心裡越是緊張想令自己排尿或排便,我越是未能順利排泄...... 心裡真的好焦慮!自己的身體,令我感到彷彿覺得相當陌生,好像很多機能都壞死了一樣;全身突然只剩下强而有力的右手,仍然可以動,眼淚經常「無啦啦地」不自覺地流出來。

直到有一天,我在急症内科病房遇上了 Nicole 呂姑娘 ♥

呂姑娘每一次值班的時候,總會主動來我們每一張病床,看望我們,也會認真慰問我們每一個...... 很窩心的! 呂姑娘記得我們的名字,她永遠也是温婉親切地稱呼我們的名字。我很喜歡她的語氣和態度,她待我們每一個是「人」的看待;我們在呂姑娘眼中,不是一個病人 Case,也不只是一個病床編號。

因為,我就算放了「屎豆」,也要辛苦折騰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才可以把「便便」毫不自然地排一點點出來。呂姑娘知道我的情況後,她便安排了一張可以安放「便盆」的流動便椅給我,還再動員多兩名Patient Support 姐姐,一共三位醫護人員合力扶起我,讓我可以安全地從病床移至便倚上「排便」......

那一次,是我腦幹大範圍缺血性中風之後,第一次可以坐著「流動廁所」上大號!整個「排便」過程,耗了差不多兩個小時。不過,用盡全身氣力,我終於成功的排出一大盆便便和尿尿 ^.^

image.png

那一天,我一邊喘息著,真誠的開口感謝呂姑娘♥

我知道,要在人手極度緊張的急症内科病房,動員多名醫護人員幫助我運用「流動便椅」排尿排便,是一件很耗費人力資源的事;但是...... 因為呂姑娘知道我實在非常不得已的難處,每一次只要是她值班,她都會每隔四小時一次,安排便椅給我。並且,每一次都自己身體力行抱著我,讓我可以用一個「能夠喚醒自己腦袋正常排便的姿勢」如廁。

從急症內科病房,至我轉至B3復康病房期間,呂姑娘更啟發我,讓我運用自己的智能手機,每四至六小時預設時間,自己單手撐起身體,並在病床上「坐盆」排尿....

如果我沒有遇到呂姑娘,我應該會因為自己有可能永遠失去控制自己大小二便的知覺,感到持續的沮喪和極度的失落。

病人,若果能夠遇上專業實幹而且願意體恤我們的前線醫護、Patient Support 姐姐和哥哥;的確,要懂得用心珍惜,感恩啊~

下一章,我會分享我們其中一位 SEN 家長,待我有如屋企人一模一樣的 LuLu 媽媽,她送給我的一份小禮物。是我的中風後現代生活的一個超級大驚喜 ✨